今天是 欢迎您访问邮电老科协网站
 
奔赴解放区 走上新岗位—1948年上海地下党撤退干部保存力量纪实
奔赴解放区 走上新岗位—1948年上海地下党撤退干部保存力量纪实
【作者/来自】网站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3/6/27 
 

奔赴解放区     走上新岗位

         1948年上海地下党撤退干部保存力量纪实

 

一、引     

19491月初,一支一百五十余人的青年干部队伍,冒着寒风冬雨,分队分班,满怀革命激情井然有序地由淮安泗洪、五河直插蚌埠,艰苦跋涉十一天,行程近三百公里,在蚌埠解放仅七、八天就胜利地抵达江淮区党委报到,为新解放区的管理和建设及时输送了一批干部。这些青年干部本是上海的地下党员,是上海地下党有组织地撤退到解放区来的大批工作骨干的一部分。

二、历史背景

    1948年上半年,国民党反动派对山东的重点进攻被粉碎,整个解放区战场的敌我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解放战争已进入全面战略进攻的阶段。在经济上,蒋管区苛捐杂税,横征暴饮,滥发纸币,导致恶性通货膨胀,物价扶摇直上,民不聊生;政治上,加紧实行独裁专制的法西斯统治,结果激起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不满和愤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爱国民主运动进一步高涨,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已濒临总崩溃前夜。为了挽回其失败的命运,进一步加紧了对爱国民主运动的镇压,上海地下党有一些同志被捕入狱或不同程度地受到敌人注意,随时可能遭到逮捕。如1948826午夜,国民党反动派在上海发起大逮捕,由于地下党组织事先接到情报后,分头通知党员和积极分子隐蔽,我们损失极少。继而,国民党特别刑庭又发出了通缉令,因此许多同志随时可能受到迫害。在这种形势下,为了保存力量,减少损失包围党的组织,中共上海市委(地下)作出决定,把一部分已经暴露的党员和积极分子有计划有组织地撤离上海,分别撤送到苏北华中工委所在地的华中党校和华中大学及皖西大别山解放区、浙东四明山解放区和湖北大洪山解放区一带。上海市委原计划撤退约2000人,其中职工1000人,学生教师1000人,实际撤退了1600多人(内党员841人);撤退到浙东四明山、大别山、大洪山等解放区的约300人(内党员200人)左右。上海市委和各解放区对整个撤退工作做了周密细致的布置,沿途各地下交通站认真负责,严守秘密工作纪律,逐站交接,并派武装交通护送,使整个撤退工作秩序井然,既紧张又安全地完成了任务,谱写了一支雄壮激情的地下交通史的凯歌。

三、地下交通线的开辟

从上海撤至各解放区的路线大体上有苏中九分区(青龙港)线、浙东四明山(宁波)线、苏中二分区(江都)线、淮南(扬州)线、苏中一分区(靖江)线、口岸线、皖西(大别山区)线、大洪山(桐柏山区)线,等。撤退到华中党校和华中大学的主要是走通向苏北的几条地下交通线。

撤退的过程是相当严密而艰苦的,当时交通工作的领导处于地下状态,交通员的基地在蒋管区(上海),从上海将人员送进边区,再由解放区地方党政机关协助送去华中工委、华中党校、去大别山区、桐柏山区、四明山区等地的,则就地集中学习或参加地方工作锻炼。撤退人员的名单、接头地点、接关系的标志口号,则陆续转到交通系统,布置给总联络,分配给各线外线交通员送走,每批二、三人至五六人不等。走之前,交出本人的蒋管区居民身份证,按照其新改的化名发给假身份证,交出的身份证留下改制给别人用。制造假证件的工作由胡其刚(高平)负责,要清退字迹、重新填内容、焕上照片、盖上仿制打印,作业完成几可乱真,肉眼无法分辨。旅费一般由撤退人员自筹或通过组织互济解决。出发前,交通员向撤退人员介绍旅途及关卡情况,研究每人的假口共及应付办法。二人一组,以一定的社会关系搭配起来,按居民证的职业身份及假口供的要求进行化装,你、并检查所携带的行李,布置好抵达目的地关系与口号等等。在途中同志们装做互不认识,不聚集在一起,不交谈,途中拉开一定距离。混在众多旅客中间跟随交通员行动。从安全出发,一般均乘夜车离沪,争取翌日天黑以前进入边区,尽量减少在蒋管区停留时间。整个路程马不停蹄,一鼓作气,要进入解放区以后才能略事休息,人人都感到万分的紧张疲劳。由于无法随时掌握边区一带敌情变化动态和加强交通线本身的基本建设,在关键的地段缺少可靠的联络点,因此在进入边区时是存在着一定风险的。青龙港线开辟不久,就因敌关卡警戒森严,敌情不明,附近未找到可靠的或能控制的关系,停顿了一段时期。后来浙东线又被敌破坏,有一些同志被铺,幸好刚刚新开辟了皖西和淮南线,撤退任务没有因此受阻,但却大大地加重了对新线的压力。皖西线后来在七月份由于走得太热,人员太多太密几乎暴露,1948年下半年,交通工作转入以内线为主,才基本上解决了这一问题,当时上海市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以苏北的几条线为主,人员主要要求集中到华中解放区,进入华中党校上海队报到。(摘自上海正在编写的材料)

四、华中党校的学习生活

(一)组建华中党校上海队的经过

19486粤月下旬,华中局负责同志召见田辛,传达布置了上海市委提出的                          李子民、蔡平、黎文等在华东局城工部工作,正在胶济路工作中段,新解放的潍坊特别市搞接收工作,杨雪林则刚从青岛工委回到华东局城工部机关。田辛接受任务后,即返回潍坊市委组织部长李研吾汇报情况,并为其他同志转好组织关系,启程南下,于七月十二日、十三日先后抵达苏北五分区射阳附近找到华中工委。田辛持华东及介绍信向华中工委书记陈丕显

汇报,旋即在华中党校内建立新一队(驻盐城合德镇附近凤凰头),田辛任书记,杨雪林任队长,负责接收从上海撤退下来的人员、十几天,从凤凰头撤到三港子的新一队改称为十三队,以免同老一队混淆。八月中旬,上海市委(地下)来信,指定由田辛、李琦涛、张征秉、王光华、顾关生(顾开极)、王秋涛(江春泽)、马平(蔡英平)组成“中共上海市委驻华中解放区工作委员会”对外仍称十三队,工委书记为田辛。

九月中旬起人员猛增,进行了分队工作,分为四个队;十三队为工委机关;十四队为职员队,王秋涛、沈润章先后任支书,马平、韦克甫先后任队长;十五队基本上为学生队(包括部分从南京和浙江撤进来的学生),也有少数中小学教员,李琦涛、朱志英、江峰先后任支书,黎文、王一明先后任队长;十六队为工人队,顾关生任支书,杨世芳(顾刚)任副队长。四个队统称“上海队”最后到上海队的并没有包括全部撤退人员,有一部分同志沿途中因需要而就地留下分配工作。到上海报道后,非党员和少数党员(作为学习骨干)转送到华中大学或华中公学学习,以后又有几批离校去参加新解放城市接管工作的实践和北上参加工、青、妇等群众团体的全国性代表会议。其中最多一批是1948年底和1949年元月初参加江淮工作团接管蚌埠市的先后有180余人。因此,上海队的人数前后是有变动的。最后到1949   月南下返沪时,从华中党校、华中大学、华中公学集中起来组队的共423人。

随着战线的南移推进,上海队于1948年底搬到淮南城北二里地的河下镇,19492月初又迁到淮阴城,最后于三月底四月初搬到高邮城内体育场。

19494月初,华东局城工部长王尧山寄来一信给田辛,传达了华东局决定:要求从上海撤退集中在上海队学习的同志全部南下,做好组织准备。四月中旬,王尧山带领南下干部第二纵队(对外番号为青州纵队)到达两淮地区,将华中党校的上海队改编为一个大队,称为二纵队第五大队,任命杨雪林为大队长,田辛为政委,李子明为副政委,大队党总支委员会由田辛、杨雪林、朱志英、李子明、黄履冰五人组成,田辛为总支书,共分五个中队;原十六队为一中队;十五队为二中队;十四队为三中队;原十三队同志大部分分到各中队,少数留在大队部工作,四中队和五中队是由后来从蚌埠、南通、合肥等地搞接收工作陆续回来,到丹阳回合组成的。总人数426人。第五大队建成就绪后,428晨离开高邮行军抵扬州,五月一日清晨到六圩渡江到镇江,即直奔丹阳。五月中旬,华东局组织部决定给全体干部分批工作。同志们分别去上海市军管会各接管委员会和工、青、妇群众团体及市委机关报到,至此,上海队完成其历史任务。)摘自上海正在编写的材料)

“中共上海市委驻华中工作委员会”设在华中党校内,属上海市委领导,由华中工委(书记陈丕显)代管。华中工委确定,具体由组织部副部长、华中党校副校长陈一诚同志与这个工作委员会联系。公开情况下,上海撤退干部是在华中党校学习,但实际上,只在行政事务上参加华中党校活动,如听打报告、看戏剧等,生活供应也归党校管,但对干部的管理和教育培训,则全由上海市委驻华中工委领导,这方面同华中党校并无直接关系。(根据王光华同志的回忆材料)

(二)在华中党校的学习内容

前一时期的主要学习内容是形势与任务及党的建设,并总结白区工作经验,到后期则集中加强了对城市政策的学习,在学习后期,还进行了审干与小结,在分配工作时,每个学员都作了鉴定。

上海队的培训目的是很明确的,田辛同志在学习动员报告中说:“我们的目的是要把蒋管区做城市秘密工作的同志培养为解放区城市工作者”,通过党员学习,完成由秘密工作到公开工作的转变。

由于长期坚持在白区做秘密工作,加之斗争频繁、艰苦、缺少学习革命理论的机会,所以对上海队绝大多数同志来说是第一次接受系统的理论学习。时间为期不长,但大家如饥如渴的学习,收获很大。

回顾各个时期的学习具体内容如下:

1194811月,田辛同志动员报告与淮安;

2194811月,李琦涛“上海学习运动回顾:;

3194811月,李琦涛“抗战胜利后上海学生运动基本总结”;

41948123,李琦涛“反美抗日运动总结”;

519481213,李琦涛“上海学生运动策略”;

61949118,陈一诚同志报告;

71948121,陈丕显校长报告;

穿插进行的还有几个典型引路的个人报告:

1、戴云同志“反抗日”的报告;

2、金明同志“反扶日策略示范”报告;

3、蔡怡曾同志“狱中斗争情况”报告;

政治形势学习的内容有:

1、《将革命进行到底》;

2、“七届二中全会”文件;

3、城市政策文件。

(三)在华中党校的生活情况

1、党校的生活是很有规律的。每天拂晓前跑步出操,早餐后学

习,中午休息后继续学习,晚上一般是自由活动或开小组会。小组按在上海的原单位、原学校编组,或几个单位、学校成一组。如15队最多时编成12个小组。物质生活是比较艰苦的,平时每顿白菜、豆腐,只有在每周一次改善生活时见到一些荤菜,但这比当时苏北群众的生活已经高多了。上海来的同志从大都市骤然来到贫瘠的农村,生活上变化是很大胆,但同志们政治热情非常高,有强烈的在艰苦斗争环境中磨炼的自觉性。没有棉鞋就穿芦花靴,那年冬天,气温低,河面冰封,淮安居室的堂屋到处透风,晚上靠三斤重棉被大家挤在一起缩成一团睡在地铺上,仍瑟瑟难以入睡。队部开动员大会召开捐献互动,同志们阶级友爱精神得到大发扬,纷纷献出自己仅有的多余物品,有的同志献出离家时带来一直珍藏的金戒指等钱物,为大家添置些棉絮,得以过冬。

2、当时淮安反动会道门“小刀会活动频繁,党校学员在队部指挥下组织起来保卫和战斗,成立了战斗队,持枪站岗放哨。一度昼夜24小时值班放哨,并准备了门板桌椅为武器作为抵御,个个团结奋发,斗智昂扬。

3、党校的文娱生活是十分活跃的,特别是15队的同志,原来在上海个个都是学生运动中的活跃分子,大部分同志能歌善舞,所以在党校终日歌声不绝。当时指挥唱歌的记得有雷洪、李××等同志,在大队庄时,还和淮安县委党训班开过一次联欢会,彼此表演节目。大家爱唱的解放区歌子至今记忆犹新。在淮安时,抽调去参加文工团演出“李闯王”的有张敦等同志。

4、保持革命警惕性。上海队的同志不仅组织性和纪律性很强,而且保持着高度的革命警惕。每个进解放区的都改成化名,彼此之间从不打听原来在上海的单位和姓名。我们称上海为“老家”,规定不讲上海话,不用写过字的纸作手纸,以防特务窃取情况。因此,在我们住过的所有地方都没有发生泄密情况,地下交通线始终得以安全畅通。

五、从淮安到蚌埠

(一)1949年元月15日,田辛同志作分配动员报告(有详细记录稿)。

田辛同志的报告中提到,党校的同志已经历了两种考验,即在白区斗争的考验和在解放区公开条件下经受在党校学习的考验,现在又面临第三种考验就是离开党校奔赴新的工作岗位(接管城市)的考验。希望在这次考验中胜利地完成这任务。他又提到,要过以白区党群工作的对敌斗争和到解放区做机关、技术工作的转变这一关。并且详细地对新解放区的工作、同志关系、学习和生活问题、秘密工作问题等提出了要求。并且要求大家在工作定了以后,可来信党校,每一次工作调动也希望来信和党校联系,以便在上海解放时及时调回上海工作。

根据史进同志的记录,华中党校校部于1948122日确定了分配名单为:华东邮电总局、新闻专科学校(50名)、华工工委(10名)、南通纺织(20名)、扬州(7名)、泰州(7名)、江淮去党委(150名),共计244名。

(二)江淮工作团的组织与领导

1948112,江淮工作团团长干仲儒带领150名上海队员从淮安出发,前往灵璧江淮区党委(后来因形势迅速发展,蚌埠解放,江淮区党委迁至蚌埠遂改路线直插蚌埠),工作团下设几个分队,上海队15队同志共65名为一个分队,×××为队长,王浩为副队长,分队下设各班,14队、16队各为一分队,×××为队长,×××为副队长,行军路线为淮安——淮阴——王营——袁家集——渔沟——章安——众兴——泗阳——姚圩——谢圩——塘马圩——界头集——青阳镇——五河——蚌埠—,共计行程近三百公里,全部徒步行军,行军时公布了群众纪律:

1、住房子要打扫清除;

2、借东西要还;

3、损坏东西要赔;

4、尊重老百姓风俗习惯;

5、照顾到政治影响;

6、服装整齐;

7、行军要守纪律;

行军中防特防密规定:

1、不讲上海话;

2、不暴露自己队情况,只说是华中工委来到江淮军区的;

3、不准任意离队,必要时须通过班长并集体行动(三人以上);

4、个别不和当地人聊天;

5、提高警惕性,一有问题马上反映给班长给分队长。

行军中执行的防空须知:

1、镇静,听指挥;

2、严禁唱歌(防空时);

3、背包不能用白色;

4、注意反光,如钢笔、眼镜等反光;

5、不得仰视敌机。

行军队伍经过是一天的劳苦跋涉,始终斗志昂扬热情奔放,于元月31日夜抵达蚌埠。

六、服从分配,走上新岗位

江淮工作团到达蚌埠后,即由江淮区党委分配工作,二月上旬陆续分配完毕,去向三个方面(详见名单):

(一)分配到江淮区党委和蚌埠市军管会所属单位工作;

(二)到铁路系统工作;

(三)筹办华东大学皖北分校。

同志们积极服从组织分配,勇敢愉快地走上新的工作岗位,他们对当时蚌埠市的接管工作起了一定作用(需补充具体事例)。

七、结束语

回顾四十年钱解放区的交通工作和上海外线的地下政治交通工作,在当时环境极度困难、物资贫乏的条件下,做得是卓有成效的。它体现了严密的组织指挥,及时的后勤保障,任劳任怨的革命纪律。拿现代用语来说,这是一项十分出色的系统工作。

啊!朴素扎实的解放区交通,它是:

——场场准确紧凑的接力赛跑;

——条条环环相扣的传送链带;

——根根节节沟通的输送渠道;

——曲曲配合默契的齐奏乐章。

四十年过去了,我们的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我们这批二十来岁的青年都已白发苍苍,我们都为党和国家在各条战线上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有的同志在社会科学和经济理论上有着贡献;有的在经济战线上卓有成就;有的在科学研究上埋头苦干;还有的在国家体制改革工作中担负一定的工作和有所建树。凡此等等,都为国家的“四化”建设出力,如今虽近黄昏之年,但都有伏枥之志,愿我侪拥抱这世界大地,为光明灿烂的共产主义伟大事业而努力奋斗!

 

 

                                    王振、陈衡整理

                                     198810

关闭
服务热线:0551-5573843 3452456 传真:0551-3452893 邮箱:ahable@126.com
地址:合肥市青阳路44幢303室 技术支持:安徽省大型工程软件工程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安徽邮电老科协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