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您访问邮电老科协网站
 
大同学子历史和事迹——陈峰
大同学子历史和事迹——陈峰
【作者/来自】网站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2/5/22 
 

江大哺育、培养了我

——陈峰

1940我在上海大同大学读书的时候,由于我热情好动,喜欢帮助别人,做些有益于同学的事,参加了学校学生自己组织的大同学生消费合作社(简称“合作社”)。这是大同大学地下党领导的群众组织,当时我是不知道的。在活动中我经常接近一些地下党员同志,如“合作社”的负责人黄日来、华永申都是共产党员。“合作社”的活动,主要是把一批作风正派的同学吸收过来;其次用低价的文具和书籍或旧书籍给家境贫困的同学,组织一些比较高尚的文体活动等,团结争取广大同学向党靠拢。当时校内斗争是非常激烈的,日伪、顽固派都有他们的群众组织,加以学校当局万般阻挠进步活动。

194112月珍珠港事变,日本侵略军进入租界后,大同大学地下党领导的全校性组织停止了活动,面目暴露的进步同学逐步转移。由于我那时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斗争,已有初步认识,思想上已有向往,就投奔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

第一次进江淮大学是由交通带着我和华永申、孙峰等四人从上海经过镇江、扬州到达淮南根据地旧铺镇的。我和孙峰装扮成一对夫妇。华永申和交通扮成表兄弟。我们装着互不认识,一路上坐火车、小轮船,顺利地到达扬州。我们在扬州城外住旅店,伙计告诉我们晚上伪军要查房,还举起四个手指暗示说有四老爷(指新四军)要我们注意。我和叶是一个房间,稍不注意就要暴露,在思想上做了充分准备应付检查,幸好晚上没有检查到,虚惊了一夜。我们又乘汽车又步行,经过几道关口的检查盘问,安全到达了目的地。

19428月至11月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上海一百多名师生,在地下交通妥善安排下,通过敌伪的重重关卡,从镇江过江至扬州和从南京过江经六合两条路进入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全部安全到达目的地。

19429月,新四军副军长张云逸亲切接见了到军部驻地的江大师生,并邀请共庆建军节,在会上,首长讲话表示要把江淮大学办好,热烈欢迎江大师生的到来。并有新四军战士表演了精彩的节目,到会的师生群情激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42年冬,日寇妄图“扫荡”淮南敌后抗日民主根据地,因江大目标太大,奉命疏散到农村“大埋伏”,我和一位同学分散到一农民家,与他们一起生活,作调查研究,搞冬学工作,接收了一次农村的锻炼。这次日寇未敢妄动,我们重又集合,南北两路师生在新四军军部附件汇合了。当时的情景,十分动人。一路远道而来,一路列队相迎,相对而行。歌声响亮,此起彼伏,由远而近,突然溶成一体,欢呼、高唱,形成齐声大合唱。有的是老同学,有的是新战友,汇成一支热情奔放的青年队伍,大家情绪高涨,喜气洋洋,场面十分壮观。当天晚上,歌声跌宕起伏,我们用歌声倾诉了心愿,用歌声表达了感情。大家越唱越响,彻夜不停,直达通宵。此情此景,至今记忆犹新。

1943年元旦,由于日本鬼子“扫荡”,组织上考虑要保留我们这批力量,最好的办法是疏散回敌占区,决定大部分师生转移回上海,暂时隐蔽起来。我们同学得到消息后,一致表示不愿回去,坚决要求组织上发武器跟随部队打日本鬼子,或到群众中去做宣传工作,接收组织考验,接受战斗考验。组织上看大家都是斗志昂扬,表扬同学们的革命精神,再三说服动员,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转移回上海也是接受组织考验,要求同学们认清形势,回去后学一门技术也可以为革命工作多贡献力量。经过动员后,同学们才愉快地服从组织决定,大家很快地做好了准备工作,在离别前一天晚上歌声响彻通宵,才依依不舍地相互告别。

决定转移后,准备工作做得很仓促,我和席秀珍、金坚和金修芝办成两对夫妻,由我带路结伙同行。准备步行到天长县地区坐汽车到扬州,再乘汽车到仪征县经南京回上海。由于敌人33天淮北大“扫荡”,一路上关卡增多。汉奸、伪警察借此敲诈勒索,查得更紧,大地方的关卡还增设日本哨兵,便衣特务到处活动。我们到天长县地区一个汽车站买好汽车票后,遇到三个学生模样的人,他们戴着眼镜,穿着长袍子,一看就知道是安徽农学院的学生(他们是整个学校的师生迁到根据地的)也不化装就走。乘车的人挤得很,我们将两个女同学硬挤进车内,我和金坚急忙爬上车顶坐在行李架的前面,那三个学生在行李架的后面。到扬州下车时看到前面日本兵将三个学生扣住盘问,我们混进人群里走出车站,幸好日本鬼子没有察觉到我们。我们买了到仪征县的汽车票后,就跑到轮船码头附近的饭店里吃饭并等候乘车。不料,进来一个戴铜盆帽、身穿黑衫裤的人,盘问我们好半天没有找出破绽后就走了,这个人不用说是个便衣汉奸,至少是个地痞流氓。刚好这时到镇江的轮船要开航,我们感到不妙,商量一下不坐汽车了,急忙买了船票,到镇江后连夜赶回上海。

1943年秋,反“扫荡”已获胜利,通知我回江大,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接上头后,我和张立由帮会头子带路坐火车到嘉山县(明光)进入根据地仁和集到达江大。这次一路上都有帮会的人照顾,对老头子都很尊重,因此平安无事地顺利到达目的地,我们又回到了江淮大学。

1943105,江淮大学在淮北根据地仁和隆重举行开学典礼,正式成立了。学校原拟设土木、农学、医学、教育四个系以及哲学、英语和普通科等课程。

由于当时江大支部不公开,出于隐蔽状态,党的工作是通过学生会来进行的。学生会负责同学的学习、生活、文娱等工作,在党支部领导下,学生会的工作做得非常活跃、出色,深受同学们的欢迎。学生会成立后,同学们选我做委员,负责生活方面的工作,下设卫生、文娱、体育等,各有专人负责。每个房间选一同学为干事开展活动。在卫生方面,规定了一些制度,如打扫室内、外卫生制度,环境美化制度等。在文娱方面,组织了一个歌咏队有郑宜人指挥,除演唱革命歌曲外,还编排了许多著名革命歌曲的大合唱,另外还自导自演小型歌剧—《农家乐》、中型话剧等。我们经常举行联欢会、唱歌比赛,还带节目到群众中去表演和宣传,与附近的连队战士、抗大四分校的同志们联欢。在体育方面,由于没有场地和设备,打排球是比较容易开展起来的体育活动,我们组织了群众性的排球比赛,无论是平时练球、赛时打球,同学们都积极参加,认真负责。在那样的艰苦困难的环境中锻炼身体,活跃情绪,联络感情方面起了比较好的作用。排球队常与抗大九分校的教师们进行友谊赛。在劳动方面,组织同学们筑路和开荒,同学们劳动热情很高,由于人手多,工具不够用,都争先恐后地拿出自己的脸盆、漱口杯、茶杯,甚至拿出各种小刀,来作为掘土或运水的用具,有的同学徒手搬砖运石,拔草松土,扛的扛,挖的挖,不顾疲劳,不顾休息地抢着干,老百姓看到我们这样劳动,又好笑,又称赞不绝。

1944年春,敌我形势起了很大变化,根据地扩大了,由于工作开展的需要,再加上江大师资缺乏,同学们迫切要求参加工作,经过领导研究,结束江大。全部同学由军部及地方党委统一安排工作。

江大—我的母校,是培育我的革命园地。我们的党在这块园地上滋润着我们这一些刚参加革命的、年轻的小苗逐渐成长起来。我到江大,是我历史上一个极为重要的转折点,离开了家庭小圈子参加了革命史从江大开始的。从大同大学到江淮大学将近四年时间,从来没有离开党组织的关注。在黑暗的旧社会里,前途渺茫的环境中,党指引我找到了光明道路,走向了革命;从一个单纯无知的青年,受到党组织不断关心、教育、培养,使我逐渐成长为革命战士、光荣的共产党员。江大的党支部还是秘密的,江大的学生会是在支部领导下贯彻组织决定,进行各项革命工作。学生会的工作一经部署,同学们都积极参加而且完成得很好。在那样健康的环境中,同学们思想一直稳定,革命信念始终高涨,相互之间感情融洽,团结互勉,每个人都融入整体。这是党支部领导下的党员同志们所起的带头作用,给我影响极为深刻。

19445月我在江大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6月就分配参军到新四军四师后方留守处(军工部)工作。198110月在安徽马鞍山政协离休。

60多年来,我对党、对人民尽职尽力,不断地奉献自己,这于江大这块园地的培育是分不开的,是我终身难忘的一页。

关闭
服务热线:0551-5573843 3452456 传真:0551-3452893 邮箱:ahable@126.com
地址:合肥市青阳路44幢303室 技术支持:安徽省大型工程软件工程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安徽邮电老科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