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您访问邮电老科协网站
 
大同学子历史和事迹——邢洚
大同学子历史和事迹——邢洚
【作者/来自】网站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2/7/23 
 

怀念妈妈邢洚

华庆山

妈妈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许多往事仍然历历在目。妈妈去世的前几天,我们中国银行正在召开年度工作会议,海内外各分行的行长都回来了。会议结束那天晚上,我本来和妈妈说好,我会在晚上回去看她,因为她第二天就要转院了。刚吃完晚饭,办公室就通知我们七点半要开紧急会议,我与妈妈通了电话,说我们还要开会,开完会再来看你。妈妈说,你先开会吧,不要为我操心,我挺好的。没想到这是我和妈妈的最后一次通话。

那天晚上,我们从七点半一直开到第二天凌晨的一点半,整整开了六个小时会。我感到很累,回到饭店房间就睡下了。早晨六点多钟,弟弟庆邦开始呼叫我。因为睡得晚,没有听到呼机响。后来一下子听到了,抓过呼机一看,信息是“母病危,速到医院来”。我一看就急了,开着车就赶往西苑中医研究院,到了那里已经是七点多了。实际上妈妈在凌晨已经去世了。她是霉菌感染引起的肺炎,医疗用药不及时,痰多,被痰卡住了呼吸道。进了病房,所有的亲戚都在那里,看到妈妈躺在床上沉睡过去的场面,当时就惊呆了,始终觉得反应不过来,感觉太突然,我心里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后来我们在妈妈的记事本里发现,她有一个庞大的写作计划,要写她去过的100个城市。第一个要写的城市是苏州。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实施她的写作计划,就去世了。妈妈生前去过世界各地的许多城市,但是她最喜欢的城市是苏州。那是一个人文色彩极浓的城市,自然景观也巧夺天工。妈妈在那里上学读书,度过了少年时代,对那里充满怀念。1992年的时候,她曾跟我商量了几次,要在苏州买房子,到那里安度晚年。但是她没有苏州的户口,当时买房子受到一些限制,这个事情只好作罢。妈妈去世以后,我们兄弟几个经过认真商量,决定在苏州买一块墓地,把爸爸妈妈葬在那里,以满足妈妈生前一直想到苏州居住的愿望。去年324日,我们把爸爸妈妈的骨灰送到苏州,安葬在那里,今年323日,我又和庆邦一家,去苏州为爸爸妈妈扫墓。非常凑巧的是,这两次到苏州,天上都下着小雨,仿佛老天爷也和我们一起怀念他们。过去我一直认为,扫墓时下雨,纯粹是巧合,但是这种巧合都让我们遇上了。

接到忠孝的来信,后来又接到他的电话,说要我写一篇回忆文章,使我不禁思绪万千。我经常会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想起妈妈的许多往事。记得有一次,我去泰国和马来西亚参加国际信用卡(VISA国际组织)亚太区董事会,一路上,我不时触景生情,勾起对妈妈的思念。因为妈妈在1993年曾经自费到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旅游了半个月。她非常喜欢东南亚这些地方,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印象非常好。这些国家都有她在联合国的同事,他们带着她,一边叙旧,一边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对妈妈来说,既有新鲜感,又有对往事的回忆,使她感到非常开心。妈妈从新、马、泰回来以后,给我讲述了她的所见所闻和对当地名胜古迹、风土人情的感受。我一路上走过的许多地方,都会使我想起当年妈妈在这里游览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让我天天思念,同时又感到悲伤。

在我的记忆中,妈妈是个充满智慧和机敏的人,她的文化修养和政治修养,给了我们很多教育和启发。她在工作上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非常非常多。上个世纪的50年代和60年代,她经常出国,一去就是大半年或者一年。所以在我的印象中,好像见到爸爸(华藻)的时候,比见到妈妈的时间多。她出国回来以后,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非常短暂。因为她在国内也要经常陪同一些重要的外宾,如韩素音、韩丁等去外地参观访问,有时时间也很长,所以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如果她不是外出,她会给我们讲一些故事。我印象非常深的故事是《金银岛》,据说这个故事在她上中学和大学的时候就读过其英文版。妈妈还喜欢中国的古典戏剧和西方的古典音乐。她喜欢京剧、昆曲和苏州评弹。她曾经很多次拉着我一起看京剧或昆曲。那时我不懂得怎样欣赏中国古代戏曲,她就告诉我怎么欣赏唱腔的韵味和剧情的魅力。她说,经过多少年流传下来了这些优秀剧目,都有非常动人的剧情,你要能真正融进去,就会感受到它的感染力非常强。西方的古典音乐,她最喜欢的是德沃夏克的《自新大陆》。她曾经自己转录了这部作品的各种版本的录音带,还送给我一盘。

妈妈政治方面的修养,我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期、上山下乡的时候感受到的。19698月,我们学校六九届中学毕业生,全体下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此前,大哥和二哥已经离开北京,一个到部队当兵,一个到陕西延安插队。当时爸爸已经去了山东邹县的五七干校,妈妈因为有重要的接待任务,留在北京,有机会帮我准备下乡用的东西。北大荒很冷,妈妈给我准备了两条被子和两条褥子,还有棉衣。收拾好这些东西之后,她就开始在书架上找书,半天也没出屋子。我一个人没法把行李捆起来,就去找妈妈帮忙,看见她还在那边找,桌上堆了一尺高的书。当时我很奇怪,我在学校已经毕业了,一年半把三年的书都读完了,难道还要让我带着书去北大荒?

妈妈说:“这些书,对你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这些书都是政治书籍,对增强你的政治理论,锻炼你的哲学观念和思想方法,都有很大的帮助。”

我拿过来一看,都是些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有《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自然辩证法》等等。当时因为时间关系,我来不及细看,就一古脑儿地收拾起来,装到箱子里面(我的行李就是一个大旅行袋和一个帆布箱子),匆匆忙忙赶到学校,上了火车,去了北大荒。

我们去的地方是黑龙江黑河地区的二龙山农场。那里的生活比较艰苦,业余生活也非常单调。尽管干了一天的农活非常劳累,但是年轻人在一起,精力非常旺盛,劳动之余,总觉得业余时间不知怎么打发。有些人谈恋爱去了,有些人则在一起聊天。我没什么可消遣的,就把妈妈给我装的书拿出来翻翻。一看才发现,书里面全是妈妈的笔记。她认为比较重要的思想,都用笔画了横杠,同时还在旁边写上阅读的感受和理解。说实在的,当时我才16岁,看这类政治书,如果没有妈妈做的那些旁注,对导师的那些深奥的哲学思想,很难一下看明白。妈妈的这些旁注,是我走近导师的捷径。

后来妈妈也到了山东邹县的五七干校,再后来他们又从邹县到了衮州。爸爸妈妈经常给我来信。因为妈妈写信快,爸爸写的慢,通常他们的来信都是妈妈写得多,爸爸写得少——在妈妈信的结尾写上几段话。那段时间,他们的信都是这样的一种组合。有的时候,全篇都是妈妈写的。

这些信的内容主要就是两个方面,一是关心我的生活和身体,二是关心我的政治学习,嘱咐我好好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好好学习政治理论,学习有用的知识。有时我给他们回信,谈我最近看了哪篇文章,有哪些体会,有哪些疑问——导师的有些理论,与我当时所处的文革时的情况不太好理解。妈妈就针对我提出的问题,谈一些她的看法。爸爸妈妈对文化大革命的一些做法是不接受的,特别是到了文革后期,“四人帮”的表现更加明显的时候,爸爸妈妈在心里是厌恶他们的。爸爸妈妈属于“保皇派”。当时妈妈在信里讲的一些东西,现在回想起来,那是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基本觉悟,他们从参加革命那时起,对党的基本理论,有长期的学习和实践,而“四人帮”搞的那一套,无论从感情上还是理论上,他们都是不能接受的。他们觉得“四人帮”的观点,偏离了马克思主义。“四人帮”倒台以后,他们欢欣鼓舞,我从他们给我写的信中能够感受到这种心情。那时我已经当兵了。

我是在北大荒呆了一年半之后去当兵的。1970年底,我给妈妈写信说,一起下乡的同学很多人当兵走了,我也希望有这样的机会改变一下环境。后来妈妈同意让我到部队锻炼,我光荣地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到了东北四平市坦克三师。这里是全国著名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廖初江曾经工作过的部队。

我当兵两个月之后,爸爸妈妈一起出国到中国驻智利大使馆工作,通信就少了。当时往往是两个月才能收到一次信。那真是来自远方的思念。这时妈妈来信的内容要比过去更多了,讲述在外面的见闻和感受,关心国内的情况以及我在部队的情况。1973年,智利发生军事政变,爸爸妈妈从智利回国。这时的通信又多了些。1979年,我从部队转业回到北京。在将近10年的部队生活当中,我有几次回北京探亲,都是选爸爸妈妈在北京的时候回来。但是总感到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间很短。等我转业回来,妈妈又准备去联合国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正和妈妈在一起时间最多的,还是她从联合国退休回来以后。可我这时已成了家,有了孩子,工作又忙,很难有较长的时间和妈妈朝夕相处。特别是1988年爸爸去世后,妈妈很希望儿子们能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多一些,我们因工作忙,都没有能够做到这一点。

我一般在周末的时候回到西郊妈妈的家中看她。妈妈对我不满意的就是觉得我每次回来都是匆匆忙忙的,很少让她感觉从从容容的。其实我每次回来都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其中包括陪她吃饭。妈妈非常喜欢做饭,有时还打电话问我:你想吃什么?我好提前去买。我每次回家,她最高兴的事就是看着我把她做的东西全部吃光,所以妈妈最希望我回家吃饭。我从部队转业回来,先后在全国总工会、劳动部、国务院办公厅等单位工作,对国内外的形势和一些大的事件了解得比较多,妈妈非常希望听我介绍这方面的新闻,我们也经常就某个问题进行讨论。她会告诉我,某个事情在过去是怎样的由来,怎样的发展,将来的趋势大约会怎样,对我帮助很大。

现在回想起来,她对我的教育培养,有些时候是有形的,有些时候是无形的,她感觉到了,就会把她的想法告诉我。

但最近几年,由于工作很忙,虽然每周都回去看她,但是和妈妈呆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些,她总觉得想要和我谈的事情还没谈完。我总是想,等忙过去这一阵,要抽时间和妈妈好好在一起多呆些时间,结果,明日复明日,一直也没有抽出时间。妈妈突然就走了,要知道是这样,我真应该多抽些时间来陪陪她,可再也没有弥补这个遗憾的机会了。现在回想起来,很后悔。

妈妈,我多想再和你在一起好好聊聊天啊!我们兄弟几个——庆东、庆南,还有庆邦,都想好好和你聊聊天啊!

妈妈,你是我们的骄傲!我们永远怀念你!

                                 2003年4月5 清明节

关闭
服务热线:0551-5573843 3452456 传真:0551-3452893 邮箱:ahable@126.com
地址:合肥市青阳路44幢303室 技术支持:安徽省大型工程软件工程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安徽邮电老科协